男子将瘫痪8年妻子推入河中 称系妻子主动要求

  发布时间:2012/10/31 10:42:25 点击数:
导读:  丈夫杀害病妻案的背后(上)  本报记者唐学仁  一个人们眼里的好男人,村里恩爱丈夫的榜样,最后的结局却是丈夫将妻子推下河堤。  没有人知道,这个来自甘肃农村的打工者,在精心照料瘫痪在床的妻子8年之后,…

  丈夫杀害病妻案的背后(上)

  本报记者唐学仁

  一个人们眼里的好男人,村里恩爱丈夫的榜样,最后的结局却是丈夫将妻子推下河堤。

  没有人知道,这个来自甘肃农村的打工者,在精心照料瘫痪在床的妻子8年之后,为何做出如此令人难以想象的举动——将妻子推下河堤?

  生与死恩爱夫妇的人伦悲剧

  庭审现场的眼泪

  10月16日,贾正武涉嫌故意杀人案在兰州中院公开审理。坦白自己之前的种种,这个身材瘦削的男人几度泣不成声。

  开庭的当天,贾正武的大哥贾国武和从静宁老家赶来的三哥贾胜利都参加了庭审。“从一开始,很多人听了弟弟的遭遇后,都哭得不行了。其实真的是觉得太揪心,太悲惨。”贾正武的三哥贾胜利说起当天的庭审,再次擦着眼角的泪水。自从弟弟贾正武出事后,贾胜利说自己整夜睡不着觉,烟瘾越来越大,眼泪差不多也哭干了。贾胜利说,庭审的那一幕现在想起来都揪心地难受。“站在被告席上的弟弟皮肤黝黑、身材瘦小,从上庭到结束,弟弟始终低着头。”

  贾正武的辩护律师——甘肃泫渊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智渊在庭审过程中也几度哽咽,这在他12年的职业生涯中,几乎没有过。“贾正武用简单的词语陈述当日事发经过,当我询问‘妻子患病时是否出现疼痛症状’时,贾正武瞬间哽咽,泪流满面。没有自我辩护,也没有请求法官轻判的只言片语,一直低头哭泣。我自己辩护过的刑事案件不计其数,几乎没有为被告叫屈过,但贾正武这个案件太触痛人,在为其辩护时,我自己也哭得不行,眼泪止不住。”

  在众多哭泣的人中,最为让人揪心的是贾正武的大儿子小新。贾胜利说:“在法庭上看见自己的父亲,小新的眼泪就没有断过,看着都心疼啊。”而小儿子小伟一直坐在法庭外的台阶上,他已经一年多没见爸爸了。

  曾经的恩爱

  贾正武的老家在静宁县李店镇阴坡咀仁庄村。在村民的眼里,今年38岁的贾正武是个十足的好丈夫。妻子张小军和三哥贾胜利的妻子张小芬是一个曾祖父的孙女。“那时候,张小军来我们家看我的时候遇到了小叔子贾正武,双方都互相爱慕,一见钟情,于是就自由恋爱并结婚了。”张小芬说。

  嫁到贾家的张小军很能吃苦,她干活时的泼辣劲至今被村民称赞。夫妻俩的恩爱也一直被村人视为榜样。然而,这一切随着2003年,张小军开始出现双腿疼痛而改变。最初被诊断为类风湿性关节炎,贾正武带着妻子开始到处寻医。但是此后,张小军的疼痛症状不仅没有减轻,反而越来越重。于是贾正武带着妻子来到兰州大医院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医院的诊断结果让夫妻俩从此陷入绝境。张小军被查出患上严重的强直性脊椎炎、骨盆断裂、肌肉萎缩等一系列难以治疗的疾病。自此,贾正武便带着妻子开始了漫长的治疗历程。

  贾胜利清楚地记得,张小军患病的8年时间里,弟弟贾正武带着她到过武威、天水、兰州、宁夏固原等地,花费了超过18万元,这对于收入有限的农村人来说,是笔不小的开支。但是贾正武对妻子的治疗从来没有放弃。

  “刚开始的几年,张小军还能拄着拐杖走路,可从2007年开始,张小军就基本瘫痪在床了,大小便都在炕上。”张小芬说。此时的贾正武,把妻子托给母亲照顾,自己到处打工,只要攒上一点钱,贾正武就带着妻子出去治病,钱花完了就带着妻子回家,自己再去打工。

  “2011年3月,我弟弟为了给妻子看病,不得不卖掉了家里唯一的一头耕牛和一辆农用三轮车,还有一些粮食,凑了18000元就走了”,贾胜利说。这也是贾正武最后一次带着妻子出门看病。

  12小时的生死纠结

  没人知道,贾正武在把妻子推下河堤前的那一刻,内心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挣扎与纠结?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他下定决心推下去之前,他推着妻子在河边足足徘徊了12个小时。

  “真的是她自己非要我那么做的,她跟我17年了,我不忍心啊!”在当日的庭审中,贾正武哭着说他做的这一切都是按照妻子的哀求,是遵循妻子的意愿。事实上,按照贾正武的儿子小新的说法,张小军在这之前就有过轻生的念头。“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看见母亲疼的在哭,她问我家里的农药放在什么地方,我问他要农药干啥,妈妈没说话就只是在哭”,而在贾正武带着妻子最后一次出门看病的前一天,张小军抚摸着小新说的那些话,在小新现在看来就意味着母亲早就做好了轻生的打算。“那天妈妈对我说,要我好好学习,好好听爸爸的话,帮助爸爸把弟弟照顾好。她说自己这次去兰州看病,看不好就不回来了。”小新说,他相信父亲的做法肯定是出于无奈的,因为在他的记忆里,父亲曾是那样的爱母亲,从他记事时起,父母从来没有吵过架。

  记者试图对话正在等待判决的贾正武,以还原他当时的心理状态,但被法院拒绝。不过根据警方的监控视频显示。2011年4月21日上午8时许,贾正武用轮椅推着妻子张小军就出现在了他们所租住的南面滩附近的河边。视频里的贾正武推着张小军在河边的马路上一会走动,一会停下来说话。

  “那天妻子哭着一直劝我说她实在是疼得无法忍受,让我把她推下河帮她解脱,我哭着让她别这样想,我说只要我活着就想办法给她治好病,但是妻子说家里已经欠了那么多钱,还有两个孩子要上学,太拖累了。我们为此抱头痛哭了半天。”这是张智渊记录下的庭审时贾正武的诉说。

  2011年4月21日上午8时许,贾正武推着轮椅上的妻子,徘徊在黄河岸边,在经历长达12小时的交流、沟通以及思想斗争后,当晚8时许,在南面滩一鱼池附近,贾正武将轮椅上的妻子推下5米高的河堤。担心妻子的尸体被河水冲走,贾正武又找来石头,压住张某的头、胸部……

  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李勇宝亲自参与了对贾正武的审理。现在说起来,李勇宝依然神情凝重。“那种痛苦的挣扎,我们现在是无法体会的,两个人在河边足足徘徊了12个小时。贾正武在交代案情的时候依然是纠结的,其实可以想象,一个早就被生活的痛苦和无奈折磨了许久的人,在那一刻加上妻子的苦苦劝说和哀求,人也许会精神崩溃的。”

  简单而愚昧的想法

  尽管对检察官控诉他“故意杀人罪”没有异议,但对于贾正武来说,他的想法简单的有些愚昧。一个只有小学四年级文化程度的打工者,面对生活的折磨,在法律的思考上显然是想的简单了。贾正武的想法是,把妻子推下河堤后,谎称妻子失踪,然后再带人找到妻子的尸体,拉回家埋葬。但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

  当贾正武把妻子推下河堤,再打电话告诉亲友妻子失踪后,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远远超出了他之前所想。

  2011年4月22日上午9时许,城关公安分局刑警队接到报警称:在南面滩附近的黄河河堤边发现一具尸体。现场勘查表明,死者是一名中年女性,头部和上身被五六块石头压住,但双脚外露,一辆轮椅侧翻在旁。尸检结果表明,死者头部有明显外伤,死因系头部受撞击后致重度颅脑损伤死亡。此时也有目击证人向警方反映:4月21日晚7时许,一名身高1.65米左右的男子曾推着这名坐在轮椅上的妇女经过案发现场。为此,警方分析认为,死者被害致死的可能性较大。就在警方寻找作案凶手的同时,贾正武正带着自己的大哥贾国武,三哥贾胜利和之前接到手机短信的张小军的弟弟张旭杰一起四处寻找张小军。

  贾胜利说,“当时弟弟说他把弟媳推到出租屋门口让其晒太阳,他自己到医院办手续,回来就找不到人了。”当天下午,我们一直找到次日凌晨3点才回家休息。”4月23日上午,贾国武和贾胜利在多方寻找无果后向高新开发区派出所报案。而此时的警方通过视频的比对和反复甄别发现,贾正武有重大作案嫌疑。简单询问后,贾正武被带走。

  警察的问讯根本没费什么劲。参与办案的民警说,贾正武根本没想到自己犯罪了,在审讯时贾正武一头雾水。“我哪知道这是犯罪啊,妻子受着病痛折磨,我也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妻子说死了其实是解脱,我听妻子的话帮她解脱还有错吗?”其实,最终知道自己已经犯了法的贾正武心里对妻子也有点怨言:“七八年来都是我照顾她,她知道我爱她,可谁知我最终却成了罪犯!”

(原标题:【商报调查】生与死恩爱夫妇的人伦悲剧)

 

上一篇:外交部称钓鱼岛形势已发生根本性变化 下一篇:香港人激辩“港独”是否成气候 当街互